压垮美元的最后一根稻草:开启天量任性印钞模式

来源:财经杂志

2020年3月以来,美国疫情暴发导致股市连续熔断,经济衰退,失业剧增,为减缓美国公司及居民经济压力,美国政府推出3万亿美元纾困救助计划,美联储实施无限量化宽松政策,大举购进美国国债及公司债券,开启天量印钞模式。美国国债总额创下历史新高,美联储迅速扩表。

美元作为全球体系的公共产品,必须保证美元信用的公信力,发行应该受到严格约束。美国不顾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外溢效应,通过美元扩张转嫁国内危机,势必推高美国金融泡沫,加剧国际金融风险,引发国际社会对美元信用的疑虑。如果美国不能通过疫情的大考,不能保持经济稳健增长,不抛弃单边主义的国际经济政策,美元独霸国际货币体系的局面将难以维系。

美国经济的真相

美国经济与美元地位互为因果。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基于世界对美国经济的信心,而美国经济依赖美元的绝对垄断地位获得超常的贸易特权、金融特权。

现行全球贸易体系是二战以后由美国主导一手打造的,包括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等国际组织,建立国际贸易和国际金融规则,打造美元结算、支付、清算网络体系,使美元在国际储备货币、支付手段、清算方式等金融领域占据绝对主导地位。随着美元国际货币地位的确立,一方面美元成为全球贸易体系得以建立和稳定运行的基础,另一方面美元也逐步成为服务美国国家利益的工具。

在美元主导的全球经济贸易体系下,世界贸易成为一种美国发行纸币,其他国家生产商品和服务供给美国消费的游戏。美国对外输出纯信用的美元,在全球占有实际财富。主要的出口国与美国形成了以美元为纽带的共生关系。主要的出口导向型国家,以低工资和低环境成本为代价,向美国提供廉价质优的商品,为美国源源不断地输送消费品与各类资源,同时保证了美国长期的低物价、低通胀。美国对外贸易导致的巨额经常项目逆差,又通过出口国以购买美国国债或公司债等形式回流到美国来弥补。通过“美元-商品-国债-美元”的循环,美元的一出一进实现了世界实体财富流向美国,形成了其他国家生产、美国消费,其他国家高储蓄、美国高消费的经济格局。这意味着美国可以依赖美元输出、发行债务等金融手段而长期占有其他国家实体财富,换句话说,依托美元,美国是可以“躺着”挣钱的。这就是以美元为核心的全球贸易体系的运行模式。

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地位,决定了美国贸易必须长期地处于逆差地位,这是美元体系的一个内在矛盾,即美元充当世界货币与美国贸易平衡不可兼得。美元要充当国际货币,各国发展国际贸易用美元作为结算货币,用美元作为储备货币,这就会导致美元必须持续流出美国,并在海外不断沉淀,对美国国际收支来说就会发生长期逆差。这一内在矛盾决定了,美元虽然可以依靠其在国际货币体系的独霸地位获取垄断收益(国际铸币税、长期维持国内低通胀、通过纸币发行对冲国家负债、转嫁国内经济危机等),也必然付出长期保持贸易逆差的代价。从1976年开始,美国进出口进入了贸易逆差阶段,在长达40多年时间里,美国一直保持对外贸易逆差。美元的这一特性,导致美国经济出现脱实向虚,制造业外流,美国经济成为高度虚拟化的经济。

美元的国际垄断地位使得美国能够通过金融和跨国投资轻松在全球聚敛财富,因而金融资本成为美国经济和政治的支柱。但金融资本的强势也抑制了工业资本的发展,由此导致美国经济的“空心化”、“虚拟化”。在20世纪前半期,制造业是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20世纪下半期特别是80年代以后,由于美国劳动力成本高企,产业资本出于追求超额利润的目的,开始在全球范围内转移和布局产业链,美国制造业大规模地向亚洲地区转移,形成了美国经济“去工业化”,经济发展主要依赖服务业尤其是金融业,美国经济高度金融化,成为金融立国的经济模式。美国金融创新飞速发展,而金融衍生品的过度与泛滥,最终导致了次贷危机的爆发并演化成世界性的金融危机。

当美国政府认识到“去工业化”的后果而提出“再工业化”之时,却发现美国制造业产业基础已经大幅退化的现实。其中,重振美国工业的一个必要条件,劳动力资源特别是熟练的技术工人根本无法得到满足。同时,美国只有高科技产业优势,缺乏完整的制造业产业链,而美国再造产业链并非朝夕之功且代价高昂。这决定了美国的“再工业化”困难重重。美国经济的金融化和实体经济的“空心化”,暴露了美国经济空虚和脆弱的一面。

图1:2019年美国各产业占GDP比例情况图

 (数据来源:彭博社)

美国经济的“空心化”以及经济结构的问题导致了美国收入分配的严重不平衡,社会财富日益集中在少数以华尔街为代表的金融精英和跨国资本集团手中。美国经济发展并没有使普通美国人受惠,甚至让他们处于不利的地位。研究表明,美国的收入分配差距达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最顶尖的1%人口所获得的收入占到国家总体收入的21%。远远超过了西方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这种收入差距的不平衡,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之后进一步加剧。美国收入分配的严重失衡,既暴露了美国经济不平等的一面,也带来深刻的经济矛盾和社会矛盾。近年来美国民粹主义和反全球化声浪抬头,正是美国经济这些内在矛盾的反映。

从长期的历史发展看,世界见证了新兴市场的崛起和美国经济的相对衰落(从1960年占世界GDP的近40%下降到目前的25%)。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既成就了美国经济在全球的霸主地位,也为美国经济带来“诅咒”,并导致自身难以消除的各种矛盾。

美国撒钱,全球买单

美元体系的又一个弊端是美元的外溢效应。美国可以通过货币超发转嫁国内危机,使美国的国内危机扩散为国际危机和全球金融动荡。

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后,为挽救陷入危机的美国金融机构,从2008年11月--2012年12月,美联储先后推出四轮量化宽松政策,美联储总资产规模从2008年的1万亿美元左右骤然增加到2012年末的2.85万亿美元(数据来源:彭博社),美元发行急速扩张。

2020年3月,受新冠疫情冲击及经济衰退影响,美国股市短短10天连续四次熔断,大批企业面临债务危机。为救助股市,美联储祭出无限量化宽松手段,不仅购入国债,而且大量购买企业风险资产包括垃圾级债券。在不到3个月时间,美联储增加购买国债和企业债3万多亿美元,美联储资产规模急速扩表,释放出巨量美元流动性。美国开启印钞模式,骤然增发3万多亿美元,用于联邦政府对企业、个人“大把撒钱”的救助计划。到6月份美联储资产规模最高达到7.22万亿美元。

上一篇:印尼新冠肺炎新增确诊病例1752例,累计84882例
下一篇:英国威胁停止向香港派遣法官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